• Aug 03 Sun 2014 17:00
  • Milly

Milly 到家裡幫忙也要兩年了吧,這幾個月阿嬤的腦袋漸漸清楚,開始吵著要回家。對老人來說,住了半輩子的所在才是他們的家,明明那個地方誰也不在了,明明那裡應該是曾經讓她很不開心的地方。
我並不是很能體會這種感受,因為對我來說,我的東西放在哪裡,那裡就是我的家。所以即使曾經在大有路住了11還12年,搬家後便不覺得那裡是我的家了。

我跟自己的阿嬤不親,應該說,我並沒有跟任何一個自己的親戚熟悉。小時候每次回阿公家,禮貌性地跟阿公阿嬤打完招呼後就會去二阿伯家找堂姐堂弟,那時候只跟他們家比較好。長大了點,雖然有互相留手機號碼,也有一起出遊過,但基本上已經漸行漸遠。
姐姐結婚那天,爸爸那邊的親戚沒有一個出席,因為爸爸將要給他們的喜帖用寄的寄過去,他們覺得沒有親自拿去很不禮貌,為此爸爸與老家拒絕聯絡了兩三個月有。但後來他說不用放在心上,也許是現在有在修佛的關係,他總說不要計較(但對於早就習慣斤斤計較的他,其實並不是每次都能立即如此反應)。可對我來說,跟這種總是暗藏心計報復而不有話直說的親兄弟,要是我乾脆趁機就斷絕關係了。更不用說爸爸從小被人看不起,事業有成時才被巴結討好,這種家人關係,真是現實得可悲。
阿嬤剛搬到我們家時,二嬸打來問我可不可以讓爸爸的女朋友到我們家去,名義是要幫阿嬤洗澡,其實只是想藉機住到我們家裡來,所以我拒絕。那天本來人在高雄開心遊玩,因此氣到肚子都疼了,朋友還很訝異我怎麼會在意成這樣。
再來是阿公喪禮那天,二嬸看到爸爸的女朋友來,笑著跟我說我的後母來了,我說她才不是,二嬸就笑著走開了。因為覺得這個玩笑太難笑,從此我看到二嬸也不給他好臉色了。

也許是因為這些有的沒的,現在看到爸爸那邊的親戚總覺得很陌生,甚至有點緊張,想退回自己的安全守備範圍,所以會保持距離。但可能因此塑造了沒禮貌又難接近的形象吧(這是我在心裡思考的,並非真的聽到誰這麼說過)。

其實我在心底一直滿感謝Milly的,雖然她煮的菜總是又油又多,講了好幾次都不見改善,但有了她家事輕鬆很多(導致自己越來越懶散),家也比較有家的感覺,吃飯的時候總是能聽見Milly 用不標準的中文邊笑邊說著阿嬤的日常,也讓我跟爸爸親近許多。她一直清楚自己的地位,常常找藉口不跟我們同桌吃飯,齋戒時間(每天晚上七點才能用餐)即使我們講了好幾次她也不肯自己先夾菜放在自己的便當裡,對她來說我們就是主人,但其實我早就把她當成家人了。
而就在剛剛,爸爸那邊兄弟討論的結果是這禮拜三就讓阿嬤回去樹林住,Milly 理所當然也要跟著回去照顧阿嬤,遠離她喜歡的我們家,還有她每天在公園閒話家常的印尼朋友們。爸爸說老人家想怎樣就讓她怎樣,都這麼老了高興就好。但我在心底想的卻是阿嬤回去住說不定狀況又開始不好,只不過是讓Milly 更有負擔罷了(Milly 常在半夜起來被阿嬤吵起來好幾次,而白天除了回教禱告的時間,也沒見她休息過)。而且其他伯伯叔叔們講話習慣大聲,這點讓 Milly一直有點害怕;有時候阿嬤腦袋不清楚時又會亂說話,像明明有吃過飯卻說沒有、洗過澡了也說沒有,然後他們就會找碴似的問 Milly為什麼阿嬤會說沒有。
曾經阿嬤也有到過爸爸各個兄弟家住過的事情,但Milly 說她最喜歡我們家,而且覺得我們對她很好。後來我以這裡的環境好加上我們家又吃素較健康為理由幫 Milly說話,所以最後他們依舊在我們家裡住了下來。但這次的情況不一樣了,阿嬤一天到晚帶著不知道裝了什麼的包袱吵著要回樹林,大人們也都決定就讓她回去好了。自己沒什麼說話的立場,只能默默接受了這件事,順便在心底有點懊悔應該早點要 Milly教自己印尼文的才是。(半個月前 Milly 開始嘗試教了我幾句日常的印尼文會話
剛剛 Milly上樓來問我要不要吃晚餐,一見到我就忍不住跟我擁抱,卻又笑著說她不想回去住但是還可以連絡沒關係。
我心裡有點酸酸的。

其實我自己心底也有一些自私想法,那就是只要 Milly住在家,爸爸的女朋友就比較不會過來,這麼大間的房子也用得理所當然,不會總是空空靜靜的。
所以我有點害怕,害怕之後回家時又要像以前一樣擔心在地下室看到討厭的某人的機車(這其實沒什麼,但我就是可以因此積壓在心底)
已經有一陣子沒有思考這些事了,但以前常常在想,自己到底有什麼資格要求這些呢?這房子也不是我買的,總有一天要離家之類的話也聽了好幾次,究竟為什麼要執著這份感情?但畢竟家人跟情人跟朋友是不一樣的,即使傷了好幾次心到了可以冷漠以對的地步,真的說要斷關係,又有點怯懦。
又為什麼我到現在還是這麼介意那個女人?這跟媽媽其實一點關係都沒有,或許是覺得爸爸太白目了吧。但轉個念一想,他年紀都這麼大了,想做什麼還得因為一個女兒綁手綁腳,何必?

都25歲了,哪時候才能放手?明明知道自己從高三開始就被家庭綁到現在,因為自己的個性軟弱,以前是聽話,後來是害怕而不敢去改變。
再者,真的一定要完全割捨自己才會比較能釋懷嗎?「接受」,對自己來說好難。

或許這也是為什麼我這麼重朋友吧,因為合不來的話早就分道揚鑣了,而合得來的對我來說都比家人還像家人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小藍噗噗 的頭像
小小藍噗噗

新晴,多云,偶陣語。

小小藍噗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